绿皮车啊青春的歌

?发布时间:2019-12-19 ?【字体:??

  绿皮车,昔日旅客列车的俗称,绿色的车厢被喷云吐雾的蒸汽机车牵引着,寒来暑往,昼夜奔驰在广袤的原野上。每每想起来,我耳边总会响起美妙的歌曲《山楂树》的旋律:  
  歌声轻轻荡漾在黄昏水面上  
  暮色中的工厂已发出闪光  
  列车飞快奔驰  
  车窗的灯火辉煌  
  山楂树下两青年在把我盼望  
  ……  
  绿皮车啊,你承载着咱们这代铁路人难忘的记忆。

  1970年,我在哈尔滨铁路第一中学(现黑龙江省实验中学)读初三,17岁。  
  当时,每逢暑假,学校都要组织员工到工厂或农村参加劳动,让员工在社会实践中经风雨见世面。那年放暑假时,赶上哈尔滨客运段列车员轮训,部分旅客列车乘务员缺员,经哈尔滨铁路分局同意,学校组织咱们上车当“列车员”,时间是一个月。  
  同学们十分高兴,列车员走南闯北,既能经风雨见世面,还能为人民服务,是一份多么荣耀的工作。因此,大家都十分珍惜这次机会,梦想将来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列车员。  
  咱们担当乘务的列车是从哈尔滨开往双鸭山、龙镇的旅客列车,列车上除列车长、乘警和餐车厨师外,乘务员全部由员工担任。每次出乘四昼夜,分成两班工作,两人管一节车厢,任务是扫地、报站、开关车门、为旅客倒开水。咱们吃住在车上,三餐不收伙食费,饭菜是大米饭、烧茄子、猪肉炖豆角或粉条。夜间当班,每人两个“乘务烧饼”,大家笑逐颜开,没出半个月都吃胖了。  
  列车长姓秦,40多岁,头戴一顶大檐帽,高个清瘦、办事干练。上车第一天召开安全教育会,秦车长讲客运安全事项,特别强调了车门管理制度,“停开,动关,出站锁”,到现在我还记得。咱们被安排了不同的工作。一些漂亮文静的女生被分配管理软席、卧铺车厢,身体结实的男生被分配在餐车帮厨或烧茶炉,我被安排管理硬席车厢。大家都情绪高涨,把车窗玻璃擦得锃光瓦亮,卧具叠得见棱见角,车厢、厕所打扫得干干净净。  
  咱们担当乘务的列车,时而奔驰在丰收在望的原野上,时而沿着清澈的河水穿行在茂密的白桦林中。休班同学在宿营车休息,白天兴奋难眠,聚集在车窗口向外张望,正值花季的咱们无忧无虑放声歌唱,美妙的旋律令咱们如醉如痴。  
  其实乘务工作很辛苦,特别是值班到下半夜,眼睛困得睁不开。夜间,列车在小站停车时,打开车门一片漆黑,站台空无一人,万籁俱寂,偶尔听到秋虫嘶鸣,更觉得安静。  
  光阴荏苒。中学毕业后,多数同学上山下乡,后返城参加工作,有的还成为铁路职工,真正做起了铁路客运工作。一个叫安平的男生还当上了列车长。  
  时代在前进,绿皮车几乎成为昨天的故事。著名工人作家胡万春在短篇小说《年代》开头写道:“时间年复一年,人一代又一代,世界上所有的列车能去而复返,只有时间的列车一去不复返……”然而,对于我和我的同学而言,绿皮车是一列快乐的列车、一列驶向美好理想的列车,它永远行驶在咱们的记忆深处。
 
附件:
回到顶部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Baidu
sogou